一秒记住【笔趣阁.www.zzbiquge.com】

,转头问王熙凤道:“凤丫头,上回说咱们家和珍大嫂子家欠国的银子,已经全都预备好了?”

    王熙凤忙道:“已经一不少的都搁在里,只等着圣上有命,便立时能还到户部。”

    贾元春点头,又转回去和贾母道:“上皇在位时,户部借出去的银子何止几百万,光咱们两家借的就有八十万,更别说还有别人家里,加起来几十上百户人家,上千万的银子,可不是个小数目。”

    “现今也是差不多人人都知道得还银子,可谁最先还了,便是众矢之的,因此都憋着不冒头儿。”

    “本来我知道咱们家想头一个还银子,虽知道是无可奈何之事,还总想着能不能找个什么法子圆一圆,但现今看来,皇后娘娘的意思是,圣上不日便要命诸臣还银子了……”

    贾母和王熙凤本来心便皆有猜测,现听了娘娘这么说,便都口称是,王熙凤还道:“那等今儿回去,妾身就时刻警醒着,等朝堂上一有这个意思,贾家便立时出面,头一个还银子。”

    贾元春点头,面上却仍是有忧愁之色,她低头想了一会儿,终究还是下了决心道:“祖母,凤丫头,头一个还国欠银虽能在皇上跟前儿留下好印象,也表了咱家的忠心,终究那些银子本来就是国的,现今不过是物归原主,算不上什么功劳。”

    “这银子欠了几十年,圣上若要提起还国欠银,必是有什么要用银子的大事,方不突兀。”

    “咱们家还了欠国的银子后,家里再没什么别的银钱,我也知道……”贾元春看向贾母和王熙凤,“前年家里盖的预备给我省亲的园子,是不是还好好关着,一草一木都无变动罢?”

    王熙凤心有所感,震惊道:“娘娘的意思难道是……?”

    贾母也喃喃道:“可这园子还是预备了给娘娘省亲用的,若是捐给国,往后再要省亲,可怎么办呢?”

    贾元春勉强一笑,悄声和她们说出心里的猜测道:“祖母,凤丫头,我知道你们心皆有顾虑,只是你们细想想,那年圣上说准许妃嫔家人每月初二十六入宫探视,可没说省亲的事儿。”

    “这省亲盖园子,是上皇的意思,并非圣上之意啊……”

    贾母王熙凤面面相觑,贾元春又叹道:“我服侍圣上也有六年了,深知圣上平日最厌铺张浪费之举和奢华排场,后宫自皇后娘娘的长乐宫起,各宫都没有仗着位分宠爱摔金打银的。”

    “省亲一事除了盖园子是各妃嫔家出钱外,宫妃出宫排场甚大,又要多开销多少?是以据我猜测,圣上心并不愿意妃嫔归家省亲之事,只是碍于孝道,不得不尊罢了。”

    王熙凤看了看贤妃,又看一眼贾母,轻声道:“这样说来,似乎当年省亲之事,确实并非圣上之意。”

    贾元春又更放低了声音道:“再者上皇卒已有两年,圣上纯孝,必不会在上皇还在病时下旨命省亲,只是这卒也并非……到时候国孝年,更不可能省亲了。”

    “家里的园子,我看是再用不上,不如捐给国,好歹能让圣上多记着些家里的好处。宝玉才了秀才,琮儿环儿芃儿往后也要走科举一道,能在圣上跟前儿留下一二分的面子情儿,对他们往后是只有好处的。”

    贾元春说完此话,贾母和王熙凤都静默半晌。

    过了好一会儿,贾母方开口叹息道:“臣妇也知娘娘说的有理,家里也并不是舍不得园子,只是家盖了省亲别院预备归家省亲的妃嫔也不只娘娘一位,还有庄贵妃慧贵妃两位。”

    “这二位娘娘位分资历都比娘娘要高,还都有子嗣,咱们家做了这个出头鸟,娘娘在后宫岂不越发艰难了?”

    面对祖母的关怀,贾元春鼻子一酸,忙忍住眼泪,笑道:“不是我要叫祖母担心,只是便没有这事,我盛宠在身,两位娘娘也……”

    “再要说句不听的话,我身为后宫妃嫔,只需好好服侍皇上与皇后娘娘。皇上要来看我,是我的恩宠,难道我还能推了不要?那也不是我做妃妾的本分。”

    “咱们家还欠银捐园子,原也是为了皇上喜欢,却没得为了她们不高兴,就因噎废食的。退一万步说,就是咱们家不捐,难道她们还会念我一点儿好不成?”

    贾元春拼命忍泪,但面对贾母担忧的目光,她终究还是没忍住,眼角沁出一滴泪珠,又忙抹去,笑道:“今儿皇后娘娘恩旨,许我留祖母和凤丫头用午膳,正是因为娘娘疼我。圣上和娘娘皆知道我的,祖母不必担忧。”

    话说到这份儿上,贾母王熙凤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贾母只道:“圣上和皇后娘娘英明,不单是娘娘之福,也是天下万民之福啊。”

    祖孙人你看我,我看你又是一会儿,看时辰已不早了,便换了话头,说些家里的事,贾母便说起了宝玉的婚姻大事来。

    说起这个,她又皱眉叹道:“宝玉十四岁就了秀才,模样儿性格儿才学,没有一处不好的,只是可惜……”

    作者有话要说:来啦~

    只是可惜……

    感谢在2020-10-061:22:10~2020-1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