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 > 第98章 天才的天才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zzbiquge.com】

    “毫无疑问《悼歌》这支交响乐是出色并且震撼人心的, 但我认为它不适宜再进行公开演奏。

    音乐凌驾于语言之上,它是关于死亡的旋律, 甚至我认为作曲人在教唆死亡。

    他仿佛亲历这个过程,用音符表现出了对死亡的超脱, 我现在对乔的精神状态有所怀疑和担忧。

    ……

    对音乐敏感的人更容易受到这支交响曲的感染,后果会怎样值得我们思考。我想交流会上,马尔兹先生对《悼歌》没有作出评价, 也是因为这一点。

    再看社交媒体上观众们的发言,‘不再畏惧死亡’‘不再害怕’, 天呐,我似乎看到了一批神经纤细敏感的人会做出怎样不理智的行为。

    ……”

    这是一位很有名的乐评人发表的评论,一经发出就引来了众多媒体的关注。

    《姑苏月夜》让这位东方少年在社交媒体上红极一时, 《悼歌》一出, 有关于他的讨论更加热烈。

    不少人赞同这位乐评人的观点,认为这首交响曲拥有着触动人心的力量, 仿佛死神的引诱低语,应当予以封禁。

    马尔兹先生在交流会上的沉默更加剧了这样的观点蔓延。

    另众人没想到的是, 最先站出来反驳的,是维也纳爱乐乐团的首席卢卡斯, 这位最近光芒被许乔压得死死的音乐神童。

    他在自己的主页上愤怒地指责这位乐评人,称其话语里充斥着音乐领域意见领袖洋洋得意的自我陶醉, 以及对艺术阉割的态度, 最重要的是, 他完全错误理解了《悼歌》。

    教唆死亡?不, 这支交响曲的态度完全客观公正,这是它足以成为经典的原因之一。

    它完整描绘了主角走向死亡的过程,像一个旁观者,将主角所看到的听到的记录下来。

    从痛苦恐惧到平和释然,这是教唆吗?这是冷静的记录,让人更加理性地去看待死亡这一过程。

    卢卡斯的观点赢得了很多人的赞同,风向开始慢慢转变。

    [是的,我觉得那篇乐评怪怪的,看上去很有道理可是让我无法信服。《悼歌》给我的感觉不是他说的那样,我赞同卢卡斯的话]

    [我之前的发言被这篇乐评章摘录了,在此我想解释一下,我所说的不再畏惧死亡,并不是我会因为不畏惧而去选择尝试,恰恰相反,它让我更加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媒体对它的抨击毫无道理,《悼歌》让人正视、直面死亡,这是件好事不是吗?]

    [不要因为对死亡有所好奇就去尝试,不要因为轻视死亡就去轻易选择它。]

    [国有句话叫‘生又何欢,死又何哀’,来自于一位名叫庄子的思想家。我想《悼歌》正是对这句话的阐释,没有对生命的不尊重,有的只是对死亡的释然。]

    [事实上,我觉得坦然面对死亡,让我更加敬畏生命。]

    卢卡斯发表这些话后没多久,马尔兹先生给他的发言点了一个赞,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这彻底扭转了先前对许乔不利的言论。

    *

    在媒体关注下,这场盛大的交流会终于来到了最后一轮,将要角逐出金银铜奖。

    此时,来自世界各地的交响乐团只剩下最后十支,为期三个月的交流会即将落下帷幕。

    所有人都知道,金奖的角逐大概率会在来自国的民乐团和维也纳爱乐乐团间展开。

    最后的盛宴,他们会带来怎样的作品?

    全球各地,数百万观众打开了电视或直播平台,目光凝聚在屏幕里那个金碧辉煌的音乐大厅内。

    这一次,民乐团率先登场。

    大屏幕上,缓缓浮出两行大字:《女娲》。作曲人:许乔。

    又是他独立完成的交响曲!

    所有人目光复杂,虽然此前已经有所猜测,看到作曲人一栏时还是受到了冲击。

    这个年纪不大的东方少年,究竟还会给他们呈现出怎样的惊喜?

    《女娲》。

    他们对国的神话不太了解,但对这个名字有些印象。这是国一位上古时代的神灵,传说她以黄泥捏人,创造了人类这个种族。

    如果说《悼歌》是一支关于死亡的交响曲,那么《女娲》就是一曲生命的赞歌。

    乐曲一开始,洞箫淡淡的音色若有若无弥漫开,像是某个人睡醒后轻轻的哈欠声。其夹杂着低声敲响的鼓,一声一声,让人想到了大地深处的律动。

    女娲在莽莽原野上行走,她凝视大地,山川秀美壮丽,江河流淌不息,一种莫名的孤寂涌了上来。

    随着流水一般的淙淙琵琶声加入进来,女娲走到了江河边,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顿时福至心灵,旋律变得愉悦起来。她在河水边挖了黄泥,同河水和在一块,照着自己的影子捏出了泥娃娃。泥娃娃落地即成人,女娲见状,又捏了许多。

    琵琶声变得顿挫有力,极具颗粒感的音色让人仿佛看见泥像落地成人,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