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 > 第95章 俄耳甫斯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zzbiquge.com】

    民乐团是今天演奏的最后一支乐团, 众人按照次序走进音乐厅。

    扫一眼评委们和底下观众, 许乔发现他们脸上都有了明显的疲惫。

    再好听的音乐,坐在这儿听了一整天,任谁都有些坐不住, 审美也有些疲劳。

    这个出场排序对民乐团来讲相当不利, 好在评委们稍稍坐正了打起精神,准备认真聆听接下来的演奏。

    观看直播的国内观众们看到镜头先是给了一个远景,而后切近景从应林开始慢慢扫过,到琵琶首席许乔,再到后面的民乐团众人——

    等等, 许乔??

    [那是许乔?]

    [我没看错吧, 真是许乔]

    [我惊呆了]

    怀疑自己眼花了的观众倒回去重新看了一眼,发现确实是许乔后,表情复杂。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 许乔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

    这时才恍然大悟,徐斯奕他转发交流会直播的微博, 哪里是他对交响乐感兴趣, 分别就是因为男朋友嘛!

    消息很快传开, 本来对交响乐没什么兴趣的乔粉们,纷纷打开央视音乐频道, 兴奋地观看直播。

    顺便吸引来大批吃瓜群众, 连带着徐斯奕粉丝们, 也有不少抱着纠结的心情打开电视。

    [许乔还是琵琶首席, 这什么情况……?]

    [要是三弦首席我还能理解, 他之前在国风露的那一手确实精彩,但没听说过他还会琵琶啊]

    [等着听吧,应老师这么安排肯定有他的用意在]

    [哥哥加油,为国争光啊]

    [为国争光?别丢脸丢到国外就好了]

    [不杠要死哦?]

    小春在世界各地参加过很多回比赛了,还是第一次来到维也纳这样壮丽辉煌的音乐大厅,少不得有一些紧张。

    她坐在后面,看到前方许乔的背影,怦怦跳动的心渐渐安定下来。

    她憧憬着首席的位置,也一直努力练习向这个位置靠拢。乐团里所有人都说她天赋出众,总有一天这个位置会落到她的头上。

    小春一直期待着这么一天。直到许乔加入了民乐团,这样的期待才突然消退了。

    她知道自己还差的远,她的心学会了沉淀。她再也不执著于某一个代表着荣誉的位置,而是在弹奏时,真正将心思全部放在了手琵琶上。

    应林说这是好事,未来走的路会更宽更远。

    小春目光落回到琵琶上,首席的位置给了许乔,她心里冒出的全然都是与有荣焉的崇敬。

    评委席上,评委们打开了民乐团准备的乐曲资料,彼此低声讨论着。

    “《姑苏月夜》,有些陌生的曲名,我看看……果然是新作的,作曲人是许乔、应林。”这两个名字的发音对于他们而言很拗口,要费些劲才能念出来。

    “应林是国很有名的民族音乐家,这位名叫许乔的是……我看看,是他们乐团的首席,名字在应之前?有意思。”

    “他看上去很年轻。”

    “是的太年轻了。”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太年轻了,能作出优秀的曲子吗?

    在音乐最辉煌的时代,天才涌现群英荟萃的那个时代,天才们确实可以在这样的年纪作出令人惊艳的传世曲目。

    但本世纪,这样富有才华的音乐家还没有出现。

    演奏正式开始。

    许乔抱着琵琶,想起了先前自己同应林的谈话,缓缓拨动琴弦。

    “它会缓慢而坚定地形成自己的体系,它本来就应该走自己的发展道路。”

    如果把西方交响乐形容为一幅色彩厚重的油画,那么民乐就是一幅水墨画。

    画一幅油画,需要先用大笔刷铺一层背景,再一层一层地上颜料,最后画出来的是一幅层次分明的画——这就是西方交响的特点。

    满、立体、注重层次。

    但国、国人的艺术,讲究的是空,是写意,是留白,是少即是多。

    一支毛笔,笔锋落下,笔画间线条的起落、粗细、转折、飞白,什么样的深浅浓淡都有了。

    不应该是对西方交响乐的拙劣模仿,那样只会带来杂糅的不和谐。

    一段散板出来,许乔率先用弹挑、轮指的手法由慢到快引入。大幅度的快推慢挽,回滑音的配合运用倏地勾住人心神。

    台下评委们眯了眯眼,盯紧了这个年轻人。

    因为疲惫有些分散的注意力,经由他弹奏的手,一下被集起来。

    在刚刚的乐声,他们感受到了一丝微风吹拂江面的轻灵感,他的弹奏太过自然了。

    洞箫与古筝、二胡的声音也加入进来,齐奏音色达到了和谐。

    偌大的音乐厅内,观众们越发安静了,整个大厅只有那微风一般的乐声,疲惫都好像被驱散不少。

    他们不由自主进入了这首曲子所勾勒的画面。

    是什么……是月亮,对,是初升的明月?还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