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 > 第92章 公开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zzbiquge.com】

    喝了两口红酒, 许乔朝阳台外的街道看去。

    柔和的灯光点亮了街道, 像条灯带穿梭在城市。那些古老的建筑在夜晚呈现出更加浓厚的历史感, 远远看去,圣马可教堂里头亮着灯, 光线从穹顶玻璃透出来, 让这华丽的穹顶突出的轮廓在月色下显示出格外的吸引力。

    唱诗班和管弦乐队的乐声隐隐飘了过来, 夹杂着夜晚附近酒吧的热闹嘈杂, 许乔将杯的红酒喝干净,转头一看,徐斯奕已经从浴室出来。

    背着光, 他的面目有些模糊。

    许乔看着他走近,缓慢地眨了下眼。

    徐斯奕走到他跟前,看到他手里残余几滴酒液的酒杯,问道:“喝了多少?”

    “一点点。”许乔站起身,脚步有点不稳。

    “嗳。”徐斯奕扶住他, 有些无奈。

    许乔酒量不好,甚至称得上差劲,这点他是知道的。

    先前亲热的太过,徐斯奕心里弥漫上的歉意和尴尬, 在浴缸被温水注满的过程慢慢散去。

    忍不住想再次亲近他。

    徐斯奕膝盖稍微一弯, 两条胳膊绕过他身体两侧, 向下托住他臀|部, 一用力就把他托抱了起来。

    许乔只觉得身体一晃, 赶紧扶住他肩膀稳住身体, 反应过来两人现在的姿势,他皱眉示意徐斯奕放自己下来。

    这姿势太奇怪了。像家长抱着孩子。

    “你干嘛?”许乔问。

    怀里的人因为这个姿势,现在比自己要高了。徐斯奕抬头看着他,眼里蕴着笑意:“抱你去洗澡。”

    说着就着这个姿势,转身离开阳台就要往浴室走去。

    许乔难得有些羞窘,拍了拍他肩膀:“不要这么抱。”

    徐斯奕果然停下脚步,把他放在地上。许乔没等松口气,就觉得身体一轻,被这人以拦腰公主抱的姿势抱了起来,不由愣了一下。

    “这么抱?”徐斯奕喉咙里溢出愉悦的笑意,离得太近,许乔似乎能感受到他喉结那处声带的震动。

    触及他眉眼层层叠叠的笑意,许乔才知道他先前那抱小孩一样的姿势是在逗自己。

    挪开目光,许乔视线挪到他胸口:“不疼了?”

    徐斯奕知道他在问先前车祸骨裂的肋骨。

    “不疼。”

    徐斯奕抱着他走进浴室后出去,许乔脱掉衣服踏进浴缸,身体陷进温度刚好的水流,舒服地叹了口气。

    一天的疲惫和身上出汗的黏腻都被洗去了。

    洗完后,许乔躺在床上看了会手机,轮到徐斯奕去洗。

    他出来后,许乔瞥了一眼,见这人只用一条浴巾围住下半身,洗过的头发黑亮,硬硬的发尖上还挂着水珠,随着他的走动摇摇欲坠,终于承受不住顺着脖子线条往下滑。

    感觉到水珠滑下来有些痒,徐斯奕甩了甩头,顿时湿发上水珠子飞溅。

    许乔看着他,忍不住联想到大型犬科洗完澡后抖着毛发的模样。

    徐斯奕凑了过来,一只胳膊撑到床边,温声问道:“困了吗?”

    许乔确实疲惫的很了,打了个哈欠,眼角都溢出点泪水来了:“困了。”

    “那睡吧,明天还有行程。”徐斯奕给他掖了掖被子,躺到了另一张床上。

    许乔侧身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看着旁边不远处的徐斯奕,眼皮渐渐沉重。

    就这样跟这个人一起生活下去也不错,这个念头从脑海深处冒了出来。

    他以为自己不会再爱上谁了。贺星张死后,那种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觉在身体里停留过太久,直到下一次穿书被世界意识抹去。

    痛不欲生的仓惶就这么慢慢淡去,但就像钉在木板上的钉子,即便钉子被拔去了,木板上还是会留下存在过的痕迹。

    一次一次,痕迹越来越多。他懒得再去喜欢谁了。

    后来跟徐斯奕说“试试”,也是因为他不确定对这个人到底是怎样的感情。

    是喜欢吧,是喜欢的。

    *

    第二天一早,莫成弘就敲响了房间门。

    徐斯奕过去开门,莫成弘走进来,看到许乔还窝在被子里,旁边一张床上被子凌乱,床单有些褶皱。

    他不由瞥了瞥徐斯奕:“你俩没一起睡?”怎么都确定关系了,还分床睡呢,莫成弘心里嘀咕了一声。

    徐斯奕没回应他审视的目光,转过身去叫许乔起床。

    看着许乔还睡眼惺忪不想起的样子,莫成弘催促道:“得快点,再晚点景点又全是人了。”

    许乔这才打着哈欠起床。

    简单吃过早饭后,莫成弘直接带着他们往昨天没进去的圣马可大教堂去。

    回到昨天来到的圣马可广场,现在时间还早得很,游客不多,三人得以放慢了脚步,看向另一端的圣马可大教堂。

    这是一座有着东方特色的拜占庭风格建筑,奇异的曲线、漩涡以及马赛克让它充满了魅力。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