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 > 第43章 一定是特别的缘分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zzbiquge.com】

有没有说后面怎么办?”

    李飞飞撇了撇嘴:“哥你还说,这次要不是节目组疏忽,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现在网上都在骂呢,说他们憨批节目组不负责任,不把嘉宾生命安全当回事。”

    许乔被他义愤填膺的语气逗乐了一下。

    李飞飞没好气哼了两声,想到先前徐斯奕跟莫成弘的对话,忍不住放低了声音:“斯奕那边说要让你跟节目组解约,你怎么想的啊?”

    解约吗。《国风》当初给的资料是预备一共录制五期,现在不过才第二期。

    捧着杯子懒洋洋朝里吹了吹,看到水被自己吹皱,许乔正要开口,外头敲门声响起。

    李飞飞看了许乔一眼,见他点点头,扬了扬声音:“请进。”

    进来的人是樊梦华,她一提着果篮,一抱着束花,有些吃力地走进来。

    李飞飞赶紧上前接过她里的果篮。

    樊梦华道了声谢,反将病房门关上,笑眯眯将花束放到许乔床头:“好不好看?我自个儿去花店挑的,一早运过来,还新鲜着呢。”

    许乔指碰了碰沾着露水的花瓣:“谢谢樊老师,您怎么过来了?”

    樊梦华俯身拥抱了下他,坐到床边的凳子上。

    她心里是有些歉疚的,总想着是不是因为许乔把衣服给了自己,才受冻半夜发烧。先前两人没什么交集,录了两期节目相处下来,她心里已经把许乔当成了朋友。

    “我来看看你,禹老师也生着病,林那边要去隔壁市民乐协会开个会,都托我跟你问候一声。”

    许乔弯了弯眼睛:“劳大家关心,我没什么事了。”

    樊梦华探了探他额头,发现不如先前在岛上时烫,松了口气。

    “也多亏斯奕一直在旁照料你。”她从果篮里拿出个橘子,边剥边说道,“他仗着自己身体素质好,吃的喝的都留着喂给你,自己一口没动。岛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没吃没喝还生着病,这身体怎么架得住?”

    末了,她将橘子递给许乔,忍不住抱怨句:“节目组真的欠考虑,你说要是那风浪没小,连着几天船只不能出海,可怎么办?”

    她都不敢往下细想。

    雷雨停的及时,这一趟也不知道该说是运气好还是不好了。

    许乔接过橘子,抿了抿唇。

    他先前意识朦朦胧胧,是记着身边一直有人在照料,猜到大概是和自己住一个窝棚的徐斯奕,却没想到他能做到这种程度。

    低头看了看掌心,许乔隐约回想起这双攀上一个温热的身躯,无意识寻找着热源。

    更多的,却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樊梦华在病房里坐了会,陪他聊了会天,走的时候道:“许乔,下回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我说。”

    没等许乔开口,她站起身将头发撩到耳后,朝他眨眨眼:“别跟你樊老师客气。”

    说罢,朝两人挥挥,走出了病房。

    李飞飞送她出去,回来的时候满脸高兴。

    樊梦华虽然人气不温不火,但却是实实在在的老艺术家,上春晚跳舞跟家常便饭一样,在业内声望很高,资源更不用说。

    能跟她结交,上这么个操蛋的节目,也不算亏了。

    见许乔脸上有些困倦,李飞飞放倒背板,给他掖好被子:“哥,你再睡会养养精神。”

    许乔点点头,阖上双眼。

    在医院休养几天,身体好的差不多了,节目组那边派人过来沟通,协调几位嘉宾的时间,商量后续环节的拍摄工作。

    徐斯奕回京参加了一个见面会,录制这天匆匆飞了回来,到病房的时候妆都没卸。

    许乔一抬头,就看见他迈着步子从外头进来,一双长腿裹在休闲长裤内,上身穿着薄薄的黑色高领毛衣,胳膊上搭着件烟灰色风衣。

    从北方飞到南方,气温的变化让他有些不适。徐斯奕将风衣搭到病床上,拉了下毛衣领子。

    许乔眼神在他背上顿了顿,上头有好几道叶片划过的痕迹,现在已经结了层细细的血痂。

    徐斯奕理了下衣领,看了过来:“身体怎么样了?”

    许乔收回目光,“已经好了。”

    徐斯奕嗯了一声:“节目组那边过来接了。”

    许乔简单收拾了下,两人一起往外走。

    下楼梯时,徐斯奕侧头看着许乔低垂的眉眼,这几天一直萦绕在脑的问题不由自主问出了口。

    “贺星张是谁?”

    “什么?”许乔疑惑地看过去。

    触及他眼真切的困惑时,徐斯奕抿了抿唇,收回目光:“没什么。”

    许乔停在原地,看着徐斯奕背影,顿了顿才跟了上去。

    贺星张。

    他咀嚼了下这个名字,确定自己没有对这个字分毫的印象。

    但又有一种感觉告诉他,他应该要记得这个名字的。

    脑海里一片迷蒙的雾,穿过那些雾就能看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