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 > 第42章发烧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zzbiquge.com】

    看了看外头下着的雨,徐斯奕直接脱了衣服,赤|裸上身,顶着雨出去摘了不少树叶盖在窝棚上,看到里头不滴水了才进来。

    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他皱眉甩了甩头发,抹掉身上水珠,拧了把裤子上的水。

    见身上不滴水了,徐斯奕走到许乔身边坐下,把他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来。看到许乔比自己白了不止一个色号的胸膛,徐斯奕扯了下嘴角挪开目光。

    将衣服拧干,擦了擦自己和许乔身上的水,徐斯奕把自己先前脱下的干衣服换到了他身上。

    许乔被这人来回翻动,意识模糊间不耐地一巴掌糊到他脸上。

    徐斯奕没好气扯下他,重新躺下来,光裸的背触及冰凉的叶片,他呼了口气,合上双眼。

    许乔重新钻进他怀里,循着热度头埋在他脖颈间。

    徐斯奕睁开眼,低头戳了戳他睡梦里皱到一起的眉头:“第一次伺候人,醒了怎么报答?”

    许乔只觉得浑身发烫,意识浑浑噩噩的,一个个画面从脑海里闪过。

    他身处青楼,穿一身红裳,在金荷叶上起舞。周围看台上面孔全是空白,只能看见贪婪勾起的嘴角。他跳完一支,气喘吁吁,衣裳滑下肩头,四周的吆喝声更盛。

    于是他知道,他再怎么被人捧着,也不过是个被捧上来的玩物。

    这时一个男人匆匆走到他身边,脱下自己的长袍拢在他身上。

    “我包你一月,别再跳了。”

    许乔胸口传来沉闷的痛,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沙哑着嗓子念出一个名字:“贺星张……”

    徐斯奕低头,没听清许乔在说什么:“什么?”

    “贺星张……”

    许乔缓缓睁开眼睛,因为发烧两腮一片酡红,喝了酒一样。

    他眼神迷蒙,气息不太稳,声音黏腻带着点撒娇意味。

    徐斯奕皱了皱眉,发现此时的许乔有些不大对劲,和往常很不一样,却不知道为什么透露着股熟悉的感觉。

    许乔用水光潋滟的双眼看着他,指轻轻点在徐斯奕眉头上,顺着眉头若有若无往下,滑过鼻梁,最后停在了那两片薄薄的唇瓣上。

    徐斯奕盯着他,不由抿紧了唇。

    许乔凑近,呼出一口热气,眼神落在对方的嘴唇上,简直像是移不开一样。

    徐斯奕明白那股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了。

    现在的许乔,简直和他演的锦儿一个样。眼尾上挑,眼睛发亮,又蒙着层水雾,轻轻笑起来的模样带着股难以言喻的诱惑。

    徐斯奕心跳不自然地加快跳动的速度,身体也变得有些僵硬。

    他这样贴近,脸与脸之间只隔了十公分。

    身体的热度不断攀升,许乔喘着气,紧紧贴合在一起的部位因为他的动作蹭到了,许乔眼尾泛着红,眼的水汽几乎盛放不下。

    喉咙里也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徐斯奕想不通平日里看着总带着股散漫的人,怎么发烧了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许乔迷蒙的双眼睨过来看着他,带着难以言喻的风情,双揽住徐斯奕胳膊,就要将唇瓣贴上来。徐斯奕僵在原地,不知道要将他推开还是怎么样。

    许乔是gay?

    他脑子里冒出这个想法来。

    当唇瓣几乎就要贴上时,徐斯奕伸出,打算推开他。然而许乔忽然停下了动作,侧过脸搂住他脖子,贴着他脸颊。

    徐斯奕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落在自己侧脸上。

    “许乔。”徐斯奕低声问道,“你怎么了?”

    许乔颤巍巍地抬起眼皮,一双眼睛泡在泉水一般,泪水溢出来顺着脸颊滑下。

    “你不是说,要护我一辈子。”

    徐斯奕愣了一下。

    “你怎么死了啊……”紧接着的这句话让徐斯奕知道许乔不是在对他说。

    是对那个叫贺星张的吗?他是许乔的什么人。

    许乔浑身发热,呼吸急促,声音低低的,夹着哭腔。

    徐斯奕不知怎的心口泛着点酸涩的疼,须臾后,他低语了一句:“贺星张是谁?”

    许乔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整个人像是被抽干了力气,埋在他脖颈,从嗓子里哼出几声。

    一夜都睡得不安稳。

    次日,仍是瓢泼大雨。徐斯奕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顶着绿叶帽子的脑袋伸了进来,不由吓了一跳。仔细一看,认出是樊梦华,才松了口气。

    樊梦华目光古怪地从徐斯奕光着的上半身,以及他怀里抱着的许乔身上扫过,半晌露出了然的神色来。

    “你们……”

    徐斯奕被许乔折腾得一夜没怎么睡,神色困倦,看着樊梦华问道:“樊老师你有什么事吗?”

    樊梦华压低了声音:“虽然下雨看不清东西,你们也多少注意点啊。”

    徐斯奕:“?”

    “这次还好,是被我看见了,要是其他人看见了可怎么办?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