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 > 等我我娶你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zzbiquge.com】

    这把弦送你。

    许乔满脑子回荡着应林这句话。

    这把弦……做工好,音色也好,木制的琴身经年累月被盘出厚厚的包浆。雨林野生的蟒,选用的是最好的尾背部蟒皮,鳞片规整,薄厚均匀。

    这样的皮,一条成年蟒最多也只能剪下来张。

    许乔神色纠结,迟疑的目光在弦上停顿片刻。两瓣唇微张,在应林期待的目光,差点就要答应。

    话临出头又打住了。

    他哪来的时间去加入应林的民乐团。

    别说经纪人莫成弘这边后面还要给他安排工作,光是高茗那头,设计稿和美宣就要耗费不小的精力。

    许乔叹了口气,念念不舍地要把这弦塞到应林怀里。

    应林哪里想接,躲开退后几步看着许乔痛心疾首:“咱们民乐团对人才很重视,你来了肯定会好好培养的,每年咱都有大把去世界各大音乐厅的演出会和交流会!”

    后一句话才是重点。

    民乐团近些年,那些颇有成就的老艺术家因为年纪、身体原因,一个接一个退居幕后。

    接班的年轻人们实力又不足以撑得起大局。民乐团青黄不接,近几年在世界音乐殿堂交流会上表现欠佳。

    应林愁白了头发,年年去音乐学院搜罗人才,时不时跟老友打听有没有天赋出众的孩子,甚至跑了不少趟戏班子和相声茶馆。

    但真正有天赋的到底少,找来了,也暂时不能独当一面。

    许乔今晚那弦,却让他一下子拨开云雾见月明。

    技巧、灵气,都不像是许乔这个年纪该有的表现。

    台风稳健,韵味十足,那弹弦云淡风轻模拟动物叫声的法子,应林自问就是自己,也不一定能做的出来。

    这可不就是民乐团一直要找的人,活生生出现在眼前,还能给他跑了?

    “应老师。”许乔上前两步,还想将弦还给他,“我不能加入民族乐团。”

    应林摆,死活不接:“你拿着,拿着!”

    许乔:“……”无功不受禄,我怎么拿。

    应林见许乔还要推拒,大一挥:“你不加入咱们民乐团,我也送给你!”

    ……

    好大方。

    这弦您不是宝贝的很,宁可腕扭伤也不能伤到它分毫的吗?

    许乔看应林表面豪爽,眉眼却不自觉抽搐,明显肉疼的样子,有些想笑。

    他轻咳一声:“那我可真拿着了啊应老师?”

    应林别开脸,挥挥:“拿吧,拿吧,送你的。”

    尾音细听有几分颤抖。

    许乔乐了,哪还会真要他这弦。

    小心把弦放回琴盒,将琴盒塞到应林里,许乔声音认真了几分:“应老师,您这是把好弦,给我是浪费了,我能弹的会也不多,所以还是您自个儿留着。”

    应林怔了一下,接过琴盒,半晌忍不住问道:“你这弦的功底,是从小练到大的吧。能练成这样,应该也是对弦很喜欢的,怎么就不愿意加入咱民乐团呢?”

    许乔:“实不相瞒,我不擅长弦。”

    应林:“?”

    许乔实话实说:“我琵琶要好些,二胡也能拉,弦弹的是最次的。”

    应林:“???”

    你在逗我?

    你一定是在逗我。

    应林脸皮子抽搐,还想说什么,节目组那边已经收拾好器材,派了车要送几位嘉宾回家。

    来的时候直播需要,大家一起坐大巴,搞个活动热热闹闹。走的时候直播结束了,嘉宾里还有禹飞鹏这位年纪大的,节目组也不怠慢,一人一辆车把人舒舒服服给送回去。

    天都黑了,也不好再拦着人说东说西,应林呼了口气,拉住许乔:“许乔,你经纪人联系方式,给我个。”

    许乔知道他还是没放弃要让自己加入民乐团这事儿。想着莫成弘那边雷厉风行,能把拒绝的话跟他说个明明白白,许乔把莫成弘名片给了应林。

    另一边,闵阳上了车,透过车窗看到应林同许乔亲亲热热聊着天,心里那股子郁结简直要表现在脸上了。

    本以为参加这档节目,以自己的学识修养,能跟许乔这个先前被人诟病的小明星成为鲜明的对照组,借此吸波粉。

    谁知道现在确实成了对照组,结果却跟原本设想的完全不同。

    任务完成的不如他,最后的节目表现不如他,甚至跟几位老师的关系,也不如。

    心理落差大的不是一点点。

    许乔坐上车,乡间小道黑的很,每隔一截,路灯投下一小片昏黄的光晕,与黑暗交界分明。昏黄之外,黑色浓郁得像蒙了层层的雾。

    “真黑啊。”司师傅打着远光灯,也不敢开快,小心翼翼保持着平稳的速度。

    许乔目光投到窗外,路两边模糊的树影在夜间张牙舞爪,不断后退,看着有点瘆人。

    “是啊,好黑。”

    司师傅透过后视镜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