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笔趣阁.www.zzbiquge.com】

到地上,应林一捞跌倒在地,琴没事,腕却扭到了。

    应林这一扭,节目组慌了神。

    “应老师您没事吧?”

    “赶紧的,拿个冰毛巾过来敷一下。”

    应林皱着眉,腕问题不大,但活动起来刺痛难忍,今天再想弹这弦恐怕就有些困难了。

    了解到应林的腕状态,节目组讨论起处理方法来:“要不推迟直播?”

    “有点麻烦,公告也挂了,村民这人都请来了。”

    “那没配乐樊老师也跳不了舞啊。”

    听着节目组的讨论,应林皱眉,半晌看向许乔:“许乔,你弦弹得怎么样?”

    他对许乔前面说的“会一点”有些怀疑。

    许乔怔了一下,刚想开口,应林又问道:“能弹吗?我下午弹的这调子。”

    许乔思索了下,缓缓点了点头。

    应林一笑,将里弦塞到他怀里:“让许乔试试吧,我这边再跟他说说谱子。”

    节目组有些迟疑。

    也没见许乔弹过弦啊,他上,要是拉低了节目效果怎么办?

    闵阳忍不住心里嗤笑一声,许乔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学了几天弦就敢让他上去试,他上去,可不是平白拉低了樊梦华舞曲的档次。

    所谓千日琵琶百日筝,弦需要半世功。你一个半路出家的,这就敢托大上台演出,可不是故意让人笑话的吗。

    “让他试试就是了,这次是我出了毛病,许乔上去顶一下,就算弹得不好,救场来的,谁会说他?”应林见节目组犹豫不决,有些不耐烦道。

    节目组一想也是,许乔上去,也算是个话题。

    在直播专栏更新了通告,告知应林扭伤了腕,由许乔顶替,顿时大批留言冒了出来。

    「应老师腕伤到了?严不严重啊」

    「怎么会让许乔来顶替啊,许乔会弹弦吗?」

    「救场来的,弹得不好也别喷他好吧」

    很快,九点到了,一切就位后,节目组打开了直播设备。

    镜头扫过庭院里排排坐着的村民,落到了侯英范和禹飞鹏身上。

    由侯英范讲起游子诗的典故,在他讲的时候,禹飞鹏老爷子在旁挥毫疾,一时间悠悠墨香在庭院里散开。

    这段结束后,镜头转向了许乔与樊梦华。

    许乔回忆着应林谱的曲,拨下了的弦。

    伴着弦音,在他左后方,樊梦华动了起来。

    「许乔弹得好像还不错诶?」

    「这种乐器好像很少看人弹,有没有专业的说说弹得咋样?」

    「学民乐的上来说一句,弦没品,这种无品类弹拨乐器不好弹的,想弹出弦的那股子韵味,就更难了」

    应林侧耳听了会,放下心,满意地点点头。

    许乔这口的“会一点”可不真是“一点”。

    第一段小快板,他用了大量轮指,挑、滑、揉,技巧出乎意料外的纯熟。

    旋律抑扬顿挫、婉转悠扬,哪怕是个不懂音乐的人,也能听出这段游子离乡,虽有惆怅,但面对大千世界的向往和喜悦。

    通过这调子,乡村地里抽穗的水稻、冒着袅袅青烟的烟囱、放牛娃的牧笛音,都似乎出现在了眼前。

    这段总的来说活泼激荡,潇洒流畅。

    紧接着是一个变奏。

    许乔指下滑,在弦上紧按,竟模拟出了公鸡打鸣声。

    村民们听着这声音,齐齐喝起彩来,一时间热热闹闹。

    应林笑意不由僵在了嘴角。

    这叫会一点?你管这叫一点?

    「……刚刚那是公鸡打鸣?」

    「???」

    「村里鸡叫了?别告诉我这声音是许乔弄出来的」

    许乔看不到弹幕的震惊,继续拨着弦。

    从前弦都要用蟒皮来做,现在蟒是国家保护动物,如今的弦要么是人造皮,要么是人工饲养的蟒蛇皮。

    这把弦是老物件,应林的吃饭家伙什,用的却是上好的蟒皮。音质纯、余音长,许乔越发喜欢起这把弦。

    至于模仿各种动物声音,对他而言,也不是什么难事。

    许乔按着弦,指在蟒皮上敲过。

    阵阵低沉的狗吠声响起。

    「狗叫?」

    「???卧槽这是怎么做到的?」

    没等弹幕们反应过来。紧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蛙叫、蝉鸣。

    曲调瞬间变得悲怆。与身后樊梦华的舞蹈相衬,一时间让人难以回神。

    应林呼了口气,脸上神色莫名,有些欣慰。

    许乔弹的这段,仍是他谱的曲,但是却做了一些细微处的改编,譬如这几段乡音变调。

    没想到许乔对弦的运用技巧,竟然还在他之上。原来的游子曲是仓促之下的产物,毕竟只有不到一天的编曲时间。

    最后出来的成果算不得差,离经典优秀还是有一大截距离的。但许乔这段改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