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笔趣阁.www.zzbiquge.com】

    节目组挂上晚上九点的直播预告后,关了直播设备,底下大批观众留言。

    「期待晚上的节目」

    「我妈特爱看樊梦华跳舞,等晚上拉她一起来看」

    「时间这么短,能排练得好吗?」

    「老师们都是有经验的,等着看就是了」

    农家院子内,节目组将现场布置的古韵十足,安排好几台摄像位,沟通了下晚上节目的走位调度后,四位国风传承人紧锣密鼓地准备起来。

    侯英范和禹飞鹏这边还好说,一个给观众讲解诗词,打个腹稿,到时候跟观众娓娓道来就行,这个对于侯英范这位诗词协会副会长来讲没什么难度。

    另一个禹飞鹏老爷子,作画写字的功底在那,到时候在镜头下写幅字,只要节目组这边准备好房四宝就行。

    真正有些麻烦的是应林和樊梦华这边。

    刚拿到《游子诗》答案,两人要在半天功夫里,现场照着这诗编曲编舞。好在两人都算是老艺术家了,即兴发挥问题不大。

    应林抱着把弦琴,哼着小调,拨弦谱曲。

    许乔朝他那把弦看了好几眼,略有些艳羡。

    不愧是国内有名的民乐大师,应林这把弦做工极为细致,用的料也都是老料。

    琴鼓略成方形,用上好的海南黄花梨木料制成,木制油腻细润,花纹也漂亮。担子用的楠木,指板用的大叶紫檀。

    而两面蒙着的,如果他没看错,应当是野生的缅甸金花蟒蛇皮。

    应林一拨弦,许乔就听得出这把弦音色绝佳。

    樊梦华换了身跳舞的衣裳,等着应林编曲出来合着音编排舞步。此时应林还没好,她有些无聊地坐在一旁,见许乔老往应林那把弦上看,不由乐了:

    “许乔,你老看林那把琴干嘛,想要?”

    许乔收回目光,矜持地摇摇头。

    樊梦华拍拍他肩膀:“许乔,我看过你的视频剪辑,你那段舞跳的不错,戏词唱的也好。”

    应林指上缠着指甲,断断续续拨着弦,闻言看向许乔:“你会戏曲?”

    许乔应了一声:“会一点。”

    应林来了兴致,现编了段词,哼了两句,随即看向许乔:“来,看看,能唱不?”

    闵阳坐在一旁翻着,听到这边动静,皱了皱眉。心道许乔也真是对自己没点数,跑来应林跟前卖弄。

    许乔回想了下应林刚刚的唱腔,哼了起来。

    他一出嗓,应林就忍不住点了点头,接着他那戏腔弹起来。

    农家小院里,清朗的乐音如同山涧积雪融化,泊泊流淌在河川之间。

    一旁磨墨的禹鹏、还在忙碌调试着设备的节目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把目光移到这边来。

    少年悠扬的嗓音与弦琴音十分贴合,两句勾勒出一幅悠然图景。

    应林就编了这么几句词,见许乔很快唱完,有些意犹未尽,朝他竖了个大拇指:“唱得不错。”

    节目组不由笑道:“应老师,要不晚上让许乔跟您合作合作?”

    应林眼睛一亮,刚想答应,闵阳在旁开口:“晚上是四位老师的舞台,咱们不是见证者身份嘛。”

    节目组噎了一下,心想许乔这一上,两位见证者镜头数就有差距了,闵阳肯定不乐意,也就没再继续开口。

    应林有些不高兴,瞥了眼闵阳没再说话。

    他是不在乎什么镜头数不镜头数,创作出一个出色的节目来,才是他们这种艺术工作者追求的。

    目光有些遗憾地看向许乔,发现他那目光总是忍不住往自己这弦上瞥时,应林一愣,笑道:“怎么,喜欢我这弦?”

    有些喜欢,也没到非常喜欢的地步。于是许乔摇了摇头。

    “会弹吗?”应林继续谱着曲子,随口问道。

    “会一点。”

    应林对许乔那“一点”已经差不多有了些概念,笑着问道:“试试?”

    许乔揉了揉眼睛,有些困倦地说道:“不了,我就不打扰您和樊老师排节目了。”

    要不是晚上应林和樊梦华就要直播演出了,许乔确实是想试试。

    他已经有很多年没碰过弦了。说起来,他在青楼里那段日子,卖艺不卖身,琴棋书画是样样要学的。

    客人爱听小曲,那就得学着唱,学着弹。弦、琵琶、古琴,打小跟着梨园的老师傅学过十多年。后面穿过几本书,也曾靠着这功夫讨过生活。

    眼下应林这把弦,倒是勾起了他一些回忆。

    应林同樊梦华两人都是有真才实学的艺术家,到了傍晚,就差不多把节目排完了。时间紧,编排出来的节目也称得上精彩。

    眨眼距离晚上九点的直播还有一个小时,四位国风传承者都准备好了,节目组邀请来提前打过招呼的村民,村民们鱼贯走进院子,排排坐到板凳上。

    人一多,问题就来了,应林抱着弦,打算到后面坐坐休息下,恰好就同个村民撞到一块。怀里弦眼瞅着要掉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