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频小说 > 穿书后我又穿回来了 > 第14章 鸩酒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zzbiquge.com】

    蒋闻在道具组忙着布景的空当,拉着许乔和司城两人讲戏。

    许乔见蒋闻拿了个播放器过来,按下开关,屏幕上播放起上一场戏两人的表演。

    调过色配过音,经过后期处理的镜头十分抓人眼球。

    先是一个长镜头。一镜扫过醉欢阁的牌匾,穿过热闹的欢场大厅,掠过嬉闹的客人与妓子,最终停留在锦儿房间窗户外,聚焦在一片正在下落的雪花上。

    男男女女的调笑声或远或近传来,显得这里愈发安静。

    树上积了厚厚一层雪,那片雪花最终落到枝桠上。落稳的刹那,树枝被雪压折,断裂的咔擦声和雪簌簌落下的声音在夜色格外明显。

    镜头回到房间内。许乔与司城两人一人坐在桌前,一人跌在地上。

    半晌,司城开口:“我问你,你是不是——”

    他刚想开口挑明身份,在许乔哀求的目光不自觉停住了。

    许乔手撑在身旁,仰头看着他,乌发散在身后:“不要说了。”

    “不要说了……”许乔嘴唇翕动,缓缓站起。那双在醉欢阁日夜熏陶,仿佛永远带着微醺的眼睛,此时却平静无波。他站在原地,静静看着司城。

    司城在他的目光蹙眉。那双眼睛清清亮,没了那股子氤氲雾气,反倒让人有些不自在起来。

    许乔轻笑了一下,笑意远不达眼底:“你既包了我一晚,总不好干坐着。”

    “我给你跳支舞吧。我娘教我的,还没给其他人看过。”

    司城自是对他的舞不感兴趣,只是心尤存警惕,抱着看这人究竟耍什么花样的念头,并没有开口拒绝。

    许乔回到里间,从床铺下取出一只落了灰的木箱,手指拂过,划出道道指印。他打开箱子,里头放着的是一套红衣。

    镜头切到司城这边。他坐在桌前,给自己倒了杯茶水,抿了一口润润嗓子,待听见许乔出来的脚步声抬头看去,看清楚时瞳孔紧紧缩了一下。

    不是他往日惯穿的轻纱薄料,那裹在他身上的红衣,绣花红袍,颈套项圈天官锁,肩披霞帔,璎珞垂旒,下面百花裥裙,分明就是嫁衣!

    像是明白司城在想什么,许乔抿唇笑了一下:“戏服罢了。”

    影像在此停止。

    蒋闻用笔帽敲了敲屏幕:“一会儿就拍后面的了,后面这段戏啊,锦儿情绪非常复杂。他心存死志,卸去所有套在身上的枷锁,以一片赤子初心给淳于元跳这段舞,讲这段话。”

    “淳于元呢,他是个侠肝义胆,嫉恶如仇,又心性单纯的少年郎,是有慈悲在里头的。所以看到仇人死了,断不是开心松了口气,而是怜悯怅然。”

    “这段戏,咱们不要一遍遍拍,对情绪的消耗太大了,走戏走多了反而影响效果,许乔这边跳舞也耗费体力。所以咱们争取三遍内搞定,你俩开拍前酝酿酝酿情绪,找到那个状态咱们再开始。”

    许乔听完蒋闻说的,抬眼看了看司城,见他眉头紧锁,问道:“怎么了?”

    司城道:“剧本这里写锦儿喝完三杯鸩酒倒在雪地里,淳于元只是走到他跟前,站在一边听他说完话——这里我觉得怪怪的。”

    蒋闻:“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

    司城张了张嘴,眉头皱得更紧。

    “这样。”蒋闻见他说不出来,拍了拍他肩膀,“你就按照你的感觉来,司城,等你代入了那个情绪,成了那个人,不需要思考,你就知道怎么演了。”

    司城是个有灵气的演员,正是表演里头体验派的代表。小孩一旦进入到情绪,就会无比投入。许乔在和他对戏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感觉,在表演上的潜力,司城还有许多可以挖掘的地方。

    等到景都布好了,许乔换好衣服,和司城交流了会,两人觉得差不多了,示意蒋闻可以开拍。

    几台机位就位,虽是夜晚,灯光师提供了柔和的光,月夜清辉。

    镜头里,许乔带着司城走到院子走廊上,周围挂满了艳丽的红绸,在寒风鼓动着,衬着那漫天的白雪,红的让人心惊。

    许乔看了站在梁下的司城一眼,移步走到院落空地上。

    雪越下越大,落在许乔漆黑如墨的长发上,点缀在他纤长的睫毛间。

    院有一小桌,上头摆放一盅酒。许乔倒了一杯,看着指尖的酒杯,唱起了戏词:“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

    “雁儿并飞腾,闻奴的声音落花阴,这景色撩人欲醉。”

    许乔小口将这杯酒饮尽,水袖一挥,在月色雪夜起舞,身段袅娜娉婷,当是春山作骨秋水为神。

    蒋闻攥紧双拳,盯着监视器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

    这段唱词出自《贵妃醉酒》,蒋闻本打算找戏曲老师配唱的,许乔说不用,直接当场给他来了一段,立马让蒋闻消了找配唱老师的想法。

    那嗓子,那唱腔,哪需要再去找配唱?

    舞蹈也是许乔自己来的。先前许乔穿着毛衫跳了一遍,就已经折服众人了,这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