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快穿)炮灰的人生 > 第886章 苦守的妻子(完)
    一秒记住【笔趣阁.www.zzbiquge.com】

    花情这会儿是逃命,可以说她所有的家当都在这个包袱里面,怎么可能轻易给人,还是给卢母这个刻薄老太太?

    儿子身上没什么值钱东西,花情看得着急,一把拽过他就走:“快点!”

    卢母见状,哪里肯依?

    这女人之前想要进门,还奉承了她一段日子,后来儿子一出事,她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不止不尊重她,还和外头的男人勾勾搭搭,一看就是个守不住的。本来卢母不觉得她身上有多少好东西,但儿子因为她休了富裕的妻子,要不是她,现如今的卢家背靠关酒儿……只要想一想就知道好过得很。

    害得卢家这样惨,现在想一走了之,那是做梦。

    想到此,卢母上前一把揪住她的包袱:“东西放下,放下!”

    花情怎么可能愿意,当下甩了一把,发现没能甩开后,脚下一踢的同时使劲一甩……终于轻松下来,她拉着儿子正想要走,突然听到身后“砰”的一声。

    花情百忙之回头,顿时一脸骇然。

    只见卢母摔倒在地,靠近墙壁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血迹。正死死瞪着母子二人。

    远司也看到了,惊惶道:“娘,怎么办?”

    花情一咬牙,都流血了,就算不死也是重伤。这一下更加非走不可,拽着儿子,飞快离开。

    也是因为今日二房一家去了何氏的娘家给儿子相看,以防万一,一家人都去了。母子俩才跑得这么顺利。

    倒是卢远青在屋,将院子里的所有动静看在眼。之前花情想要拉她下水,好在没有接到两个孩子,要不然,她还真脱不了身。现如今……她是万万不敢再凑上去了的。

    听到院子里“砰”一声,本来没多在意,随便看了一眼。

    只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卢母,她顿时大惊,现如今的卢家穷得不行,要是再养这样重的伤,到时候别说嫁妆,不把聘礼拿来治病都是好的。当即跑了出去,大喊:“花情把我奶推倒了跑了……”

    卢家住的地方都是密集的小铺子,她这一声吼,许多人都出来了,刚好花情母子想要转过街角,立刻有人追了上去。

    虽然卢家平日里做事不厚道,搬去县城时还一副怕别人黏上的模样让人看不上。但是,真到了人命关天的时候,谁也不会干看着,好多人跟着去了后院,将地上的卢母扶起,打算送去医馆。

    这一扶起,才发现卢母的右边脚不停地颤抖,嘴也歪了,流着口水一句话说不出,死死瞪着门口。

    等到众人把花情母子扭送回来,这边大夫已经看完了卢母:“年纪大了骨头脆,本就不能磕磕碰碰,她这是伤了头,身上动不了了。就算是治,好的可能不大,你们要有准备……”

    也就是说,瘫了!

    得到消息从何家急忙忙赶回来的二房一家人进门就听到了大夫的诊断,卢盼富眼前一黑,险些晕过去。

    无论一个人平时有多不好,真到了她病重的时候,想到的都是她曾经的好。一时间,卢盼富难以接受,对着被人揪着的花情狠狠一巴掌。

    卢盼富长期做木雕,上力道很大,这一巴掌,打得花情口的牙齿都飞了两颗出来,唇边瞬间就流了一道血迹。

    揪着花情的邻居都被吓着了,下意识松了。

    花情没能跑掉,又听到了大夫的诊断,一时间有些绝望。这一巴掌,彻底将她给打蒙了。

    见花情呆呆的不吭声,卢远青低声道:“好像是他们想要走,奶非要拦着,她就推了人。”

    卢盼富气得指都颤抖起来:“你嫁给我大哥,我娘也算是你长辈吧?不求你尊重她,但你也别对她动啊,我们卢家欠了你的吗?反倒是你,把我们卢家害得这么惨,我们有谁怪过你吗?”

    花情回神,凉凉地笑了一声。

    卢家回来已经好久,关于他们家最近发生的事,镇上的人拼拼凑凑也知道了大概。怎么说呢,卢家和花情之间,说不上是谁拖累谁,应该是互相拖累吧,反正日子过成这样了。

    听到她嘲讽的笑,卢盼富怒火冲天,又想要动。边上的何氏忙把他拉住,劝道:“不要打!娘瘫了,以后得有人照顾伺候,娘生了两个儿子,不能让我一个人照顾啊……留着她,让她将功赎罪。以后伺候娘的事都交给她。”

    何氏身为儿媳,对于婆婆摔倒并不难受,脑子清明,瞬间就算好了利弊。

    听她这么一说,卢盼富也冷静下来,当着人前,他一个男人死命揪着个女人打,打媳妇还好,这还是大嫂。确实也不像话。

    恰巧边上有人赞同:“这伺候人可不是简单一句话。久病床前无孝子,可不是儿子不孝,而是真的难以长长久久的照顾一个病人。”

    卢盼富收了,恨恨道:“从今日起,要是让我发现你苛待我娘,我肯定不会放过你。”

    花情低着头:“让远司走吧,我欠你们的,我自己还。”

    “他是我大哥的儿子,想到哪儿去?”卢盼富当然不愿意,这半大少年已经能当个壮劳力使了,留在家里做什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